Nora熵

Under sunshine pylons we will meet while
Rain is falling like rhinestones from the sky

混乱

我四年级转学以后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娃娃头,圆圆的脸,圆圆的眼睛。她第一次让我们知道重男轻女是离我们很近很近的一件事。我们几个小女孩一起玩,后来她和我们说她差点就被她奶奶扔掉了。她有一个弟弟,她爸爸出差以后带回来的巧克力只给弟弟吃。

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我们一起去一家蛋糕店。是我的生日,我请她们吃那种十块钱左右一块的蛋糕。

然后她说:“能不能再买一块?我出门以后必须要给我弟弟带一点吃的……”

我忘了有没有再买一块了。


说说我。记忆里在我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听到过某个人曾经说我爸”把姑娘当小伙养“。我在初中之前是不穿牛仔裤的,嫌紧,但现在看也许是陷入了那种对自己性别的疑虑中。

还有某个小学...

2018-12-10

我:自己从零开始写的码,自己debug和simulate,实在因为这周两个考试没有完成 - Meet Expectation
partner:用了大佬的simulation - Above Expectation

2018-11-01

最近一次回利港,发现以前觉得那么广阔的天地原来是狭小破陋的。
幼儿园已经不见了。

2018-10-26

数字系统杀我

2018-10-22

Damon 对我们说 "love you" 了
(´;ω;`)
他闪闪发光闪闪发光

2018-10-10

assign 我 = ~(我的室友 | 我的室友的朋友);

2018-10-08

Come with me

//这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


那天上午他们还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,而亚瑟只不过是想再抽根烟——他坐在草地上,烟叼在嘴里,打火机还没拿出来就听到旁边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。“借个火行吗?”行,当然行,他把打火机向后一抛,那个声音变成了笑声。他说:“嘿,再给支烟吧?”

“什么?”亚瑟终于回过头,逆光看向那个搭话的人。他看起来二十几岁了,下巴上留着胡茬,嘴边眼角带着滴水不漏的笑。亚瑟撇了下嘴,还是把烟扔给了他。他不知道这动作让他显得那么青涩。他听见打火机“啪嗒”一响,接着一块阴影罩下——那人起身伸了个懒腰,然后坐到了亚瑟的身旁。亚瑟瞥了他一眼。那人把自己的头发都藏到了一顶贝雷...

2018-10-01
1 / 5

© Nora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