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抄 《爱达或爱欲》

在读第二遍,看到这一段有所触动,想记下来。


内容来自:《爱达或爱欲》,纳博科夫著,韦清琦译


他在一个晴朗的冬日去了那家店。店铺的前部摆着水晶花瓶,上面绘有深红色的玫瑰和金棕色的紫苑。这些花瓶随处可见——木质涂金的储物柜上、漆面箱子上、壁橱架子上,或者干脆就放在铺了地毯、通向二楼(那儿有高大的衣橱和俗丽的梳妆台,半围着几架竖琴,形成了十分奇特的组合)的阶梯上。他很自得地想,那些花不过是假的,而令人困惑的并非这样的仿制品模仿了湿润丰满的真花实叶的质感,而是它们总能毫无例外地引人注目。当第二天他上门去取他要求修理或复制的什么物件(现在记不清了,八年过去了)时,那东西还没弄好。他随手抚摸了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,他以为指尖会触及毫无生命的质感,而沁凉的生命却以撅起的唇吻了他的手指。“我的女儿,”塔皮洛夫太太瞧见他吃惊的样子说道,“总爱将一束真花混在假花里,来捉弄客人。你上当了。”他正要离开时她进来了,是个穿灰色衣裳的女学生,有着齐肩的棕色卷发和俊俏的脸。另一次(因为那个东西——或许是只有相框的某个部件修起来遥遥无期或者干脆就拿不到了)他看见她蜷在扶手椅上——一件折价销售的家具里读课本。他从没和她攀谈过。他疯狂地爱上了她。这至少持续了一个学期。


















真想做摘抄整理啊(躺
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Nora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