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ra熵

He got Monkey Finger, he shoot Coca Cola

听Every robots的感想

第一,我想到了以前做过的灰黑色的梦。梦里是一个异世界,有一些奇怪的人,比如橡胶人和碳人什么的。但他们——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差不多的,都是在缓缓地、僵硬地超前行走。

然后想到了《巴黎的忧郁》里面的《人各有其怪物》这一篇。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健壮的怪物,每个人都对此无知无觉。怪物是什么?并不会深究,或许只是过于乐观的希望。每个人就这样朝前走,机器人一般按着规定好的步伐向前迈进。

 

“前”是什么呢?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Nora熵 | Powered by LOFTER